2018年底,腾讯新闻联合中国摄影报、中国扶贫基金会共同推出了“萤火计划”,为专注于公益报道的摄影师群体提供传播平台。作为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,“萤火演讲”应运而生,每一期将邀请一位纪实摄影师,为你讲述报道背后的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。




进入广告




广告被拦截插件误伤啦,1秒后播放
关闭拦截插件恢复正常



















为了给腾讯视频用户提供更多优质美剧,应版权方(华纳)要求,好莱坞会员在观看华纳美剧时无法跳过广告(《吸血鬼日记》《破产姐妹》《无耻之徒》等)。我们会为会员用户继续争取免广告权益,请您谅解,谢谢!

我知道了!
意见反馈



腾讯视频 v.qq.com 视频获取途中出现问题, 你可以 试试 使用PC客户端播放更稳定 立即下载 返回继续播放 或使用最新 QQ浏览器 / Chrome观看 [ 错误码:61200.11102 ] 我要反馈 暂停 下一集 00:00 / 49:45 直播 49:45 高清 超清 720P 高清 480P 标清 270P 倍速 0.5x 1.0x 1.25x 1.5x 2.0x 倍速播放 在这里 全屏 下一个

即将播放 取消 萤火演讲:他是生意人,却痴迷拍摄城中村,还用10年记录一条河 50% 75% 100% VIDt0912z2o8sw 播放模式html5hd 分辨率1280 x 720 视频宽高852 x 480 音量50% 视频协议https CDNapd-42cd2b1540d5ba3a82bed5c0a9a5a1a3.v.smtcdns.com 下载速度 缓冲质量 帧数 错误码 61200.11102 版本号 3.4.40-1.0.141 (2019-8-8 17:02:59) 播放流水 eeaf8475fd82c7752d6b7182ba5ebd0c_70201 drm false 本地日志 点击下载 / 点击清除

腾讯视频观看完整版 萤火演讲:他是生意人,却痴迷拍摄城中村,还用10年记录一条河

按住画面移动小窗

X

  • 农村的留守妇女,怕丈夫回家,原因令人难以理解!
  • 闸殷村征地房屋签约率超96% 杨浦最后一片“城中村”即将消失
  • 工地89对农民工夫妻一起住,只有一块遮羞布,一到晚上场面十分尴尬
  • 小伙放弃高薪,回家摆摊卖“稀罕物”,每晚卖2小时年入20多万!
  • 民工派出所撞墙身亡,遗孀称警方未劝阻
  • 深港双年展 从城中村出发 探讨“城市共生”
  • 发钱了!1200多万现金摆台上 村民投票即获2万
  • 实拍:东莞城中村廉价出租房,有你生活过的痕迹吗?
  • 男子花2万卖“林黛玉”仿真娃娃,抱着逛公园爆红,网友:好口味
  • 《每日聚焦》西曹村违规加盖成风 长安区应加强违建整治力度
  • 冬天裹棉袄下水的三峡纤夫苦力:泡了50年,落下一身病
  • 土地都是集体土地,为什么“城中村”拆迁补偿高,你想到原因了吗?
  • 萤火演讲:地震失独母亲有的连遭打击命运多舛,有的组新家获幸福
  • 与“骆”同行: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留得住乡愁
  • 农民工注意:不要让老婆独自外出打工,别问为什么,过来人的忠告

这是第15期,由摄影师张志友讲述。

视频/Gravity Cat Studio

摄影/张志友

文字/高龙

编辑/Smart

出品/腾讯新闻 中国摄影报 中国扶贫基金会

张志友是六零后,出生在皖南,小时候是涂鸦爱好者。1983年,张志友拥有了一台120单反相机,由此开启了摄影生涯。作为发烧友,他狂热地四处奔走拍摄,一番折腾后,突然有一天,发现连买牙膏的钱也没有了。此后,他开始用相机创业,很快成了万元户。90年代,他搞起了冲印,然后又办起了婚纱摄影连锁店。当时充满斗志的他,自我评价“有几分年轻人的得意忘形”。他被邀请到省电视台录节目,办公室还挂着很多来自国际的获奖奖牌。

2004年,张志友来到广州搞贸易,一干十几年。“拖泥带水爬到了岸上,抓到了一点小鱼小虾,一切都是命中注定,在岸上冲洗一下身子和脑袋。再看看,夕阳西下,凡事无限好,于是带着相机接着上路,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。”张志友回顾自己的历程说,“如果改革开放是40年大潮,我就是大潮里边的一朵浪花。我的小故事也正是千千万万创业者的故事。相机一直伴随着我,因为摄影才是我的真爱。”

在萤火演讲现场,张志友分享了三个他长期关注的主题:广州、上海等地的城中村变迁,一条河的十年治污历程,以及夜幕下二代民工的湖边爱情。

城中村:看不见的城市另一面

2009年的一天晚上,张志友在广州三元里转悠,发现这个历史名村很杂乱,很多人在街头拉客按摩。他自此有了拍城中村的念头。一开始,他并不想拍那么久,后来拍了一段时间后,觉得这个题材非常大,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。

2013年5月,三元里村。它曾见证抗英历史,也曾因为黄毒乱象成为治安黑点。

受城市扩张的挤压,三元里成了被高架桥包围的城中村。三元里城中村改造喊了十几年,几乎每过两年都会有新动作,但各种矛盾纠葛让三元里村原封未动。

2013年5月,大冈村集体工业园升级改造,一群拆迁工大干快上。

棚子的墙上拉起一个横幅,写着“同心同德,早日回家”的口号。

2016年端午节,张志友在冼村拍摄了一次大规模聚餐。当时,冼村拆迁拉锯战已有多年,随着时间的流逝,村民们的信心和耐心也逐渐被消耗。几千人参加聚餐,在一个大棚子里摆了五六百桌。因为人数太多,几千人分成三队,轮流吃饭。张志友记得,那天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,无疑给村民愁上添愁。

两个带口罩的小人是张志友添加的符号。

张志友以自己特有的行为艺术记录了棠溪村的拆迁,而白云新火车站会在不久后搬到这里。远处那些八九十年代建成的工业园区也将成为历史。

穿着戏服的是张志友的一个业务员,给照片添加了一份闹剧气氛。

西村这棵钉子树长得虽丑,当时却要价1200万,加上旁边一栋钉子户要1:6的赔偿,延误了地铁八号线工期好几年。

冼村一个半拆的危楼中亮着灯,前面还贴一个小广告。

2015年,在冼村一个半拆的危楼拍摄时,张志友感到一丝恐怖气息。在这个村里,他拍照时遭到一个彪形大汉的威胁。他说自己老乡住这里,随便拍拍,才蒙了过去。

2014年12月,傍晚时分,冼村后巷里散落着“站街女郎”,她们在等待“生意”。

2015年4月,江夏村,赶早班的白领。身后电网杂乱,垃圾臭味难闻。

江夏村也是一个很大的城中村,最多时有将近20万流动人口,目前也有15万人。每年春节过后,很多人拿着小广告牌在村头招租,比如说这间八百,那间一千。江厦村有个地铁口,加上房租比较便宜,吸引了很多低薪白领居住。

2015年1月,承包打井工作的夫妻。

在一些城乡结合部,他目睹了很多小产权房的兴建。附近的村民知道这里快要开发了,就赶紧建起这些房子,这样在征地时就能获得高额赔偿款。这些建筑工程被包工头层层转包,也养活了不少打工者。

2014年8月,冼村废墟上纳凉的民工。

住在冼村半拆危房里的,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,也有些本村留守的村民。到了傍晚,废墟就成了他们的纳凉聚集地,他们在这里发呆或给家人打电话。

2014年8月,冼村,原村落早被一幢幢高楼所包围。城市化进程加速,村外繁华,村内落寞。

除了广州,张志友还记录了上海等其他城市的很多城中村。

上海的眉州路有三四百户居民。上世纪80年代,知青返城后被集体安置在这里。

2016年2月,上海眉州路,老知青洗完衣裳,用小拉车拖着一盆生活用水。

2016年,张志友去拍摄,发现居民们在这个地方已经住了接近40年。他看到老知青几百户人家共用一个大水池,也共用一个卫生间。他们晚上大小便都是用痰盂,然后倾倒在公共厕所里。

2016年2月,上海眉州路,知青老李家。老上海人的观念:宁要市区一张床,不要郊区一套房。

他采访了一个在小房子里待了40年的李姓老知青。房子上下两层,总共只有32平米,下面住老夫妻俩,仅有十几平方,还包括厨房,小阁楼上面约十平方,只有一米高,人不能站起来。上阁楼要一些技巧,老李虽然60多岁,但手脚利索,两手一撑就上去了。阁楼上面还有个大盆,是漏雨时用来接水的。

小阁楼尽管非常简陋,但从卷起的画和飞镖也能看出他儿子的兴趣爱好。

老李上大二的儿子和上高二的女儿合住在阁楼里,中间就隔块布帘。平时他俩住校,节假日才回来。

拍摄这么多年,张志友认为,城中村是时代发展的产物,利益、环境、小民各种矛盾在此冲突纠结,而化解所有矛盾最好的办法就是时间。

一条哭泣的河:污染-治理-再污染-再治理

石井河是广州一条知名的河流,张志友跟拍了十年。拍摄难度并不高,难点在于时间跨度比较长。他的照片展现了河流从“哭泣”到“重生”的过程。

2010年1月,广州亚运会开幕之前,市政在这里集中挖淤泥,还搞了堤岸绿化工程。

石井河为白云区母亲河,全长19公里,小治若干次,大治两次,共投40亿,其中建两个污水处理厂11亿。又黑又臭的石井河,曾被街坊戏称为“一条黑龙江”。第一次大规模治理是在2008-2010年期间。

2009年11月,治污中,两岸挂起条幅:发挥愚公移山精神,还石井河清清绿水。

房屋碎片被挖掘机从湖里挖出,然后装到船上运走。通过观察,张志友得知了污染的原因。石井河连接着多达48条河涌,这些河涌被众多小工厂包围着。

2016年端午节,几十个龙舟队在石井河内鞭炮齐鸣,锣鼓喧天。

张志友也看到,河流被治理后又被多种人为因素重新污染,这其中就包括赛龙舟放的鞭炮等。

2017年6月,由于要在岸上建多个污水处理井,不得不砍掉岸上几十年的大树。

2016年底石井河全面开启了第二次大规模治污。

在第二次治污过程中,由于工期较紧,工人坐着吊车,从河的这边一下子滑到了那边,看上去像玩杂技。

2017年11月,一名工人走过“独木桥”。百米宽的石井河,河内要建两条10米深污水通道。

2018年4月,为了方便施工,石井抗英雕塑在河岸上移来移去。

石井河像是人打了两条钢筋腿(两条内渠)在行走,能走多远还要靠两岸百万人共同维护。

夜幕下二代民工的湖边爱情

每年夏天,民工租的房子或是工厂的房子没有空调,到了夜晚他们就会到白云湖边纳凉。张志友一般悄悄地在旁边按快门抓拍下民工谈恋爱的场景。如果被拍摄对象发现了,他会主动找他们聊天,讲讲照片背后的故事。而这个题材的价值就在于它对民工夜晚生活的观察,因为他们的夜晚生活知道的人比较少。

2018年7月,草地上的一对广西籍民工。男孩对女孩说:“今天干活累了,我扒下你帮我踩踩背。”

2015年9月,男子躺在大石头上吹凉风睡着了,女子在旁守候。

2018年9月,一个女孩和她的前男友。

女孩小兰和前任男朋友恋爱好几年,现在分开半年了。女孩说,“今天他休息,我约他出来说说话聊聊天。”

守候微光这个主题的旨趣就在于,“在黑夜里,民工手机里发出来的微光如同发光的夜明珠。将这些夜明珠串联起来,就成为城市的另一道风景线。”

张志友最后表示,他拍的这三个题材其实都是突出城市变迁的共同主题。如果城中村是一个时代的缩影,如果一条河是粗放式发展付出的代价,如果守候微光是二代民工守住未来的梦想,我们能为社会做点什么呢?作为摄影师应当尊重这个伟大的时代,应该真实地记录社会的发展变化。

张志友

独立摄影师,现居广州。2018年平遥国际摄影节优秀摄影师。作品曾入选2013年第八届国际民俗摄影年赛“人类贡献奖”记录奖,2015年人民摄影报年度纪实类组照金奖,第二、三届全球华人摄影大赛观念奖,2018“徐肖冰杯”中国纪实摄影展,2018中国第17届国际摄影艺术展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